《工人日报》阅读何以第一:走马广东三座城市
819 2018-11-15

记者 欧阳

 

据统计,2017年,广东无论是电子书阅读时长,还是图书消费都雄踞排行全国榜首

7月伊始,随书香中国万里行踏足广东,意欲使心中久存的疑惑释然:图书消费广东第一,背后的玄机是什么?

早些时候,据图书销售巨头报告,2017年,广东无论是电子书阅读时长,还是图书消费都雄踞排行榜首……这超出了寻常的思维逻辑。

众所周知,广东的发达地区,非户籍人口,也就是数量庞大的打工群体,数倍于本地居民,而粤西粤北等地区,与内地不发达区域相伴为伍。要按一般常识,人们习惯的历时性经验是:读书总是关联高端族群,即所谓高等教育背景下的集合体。

然而,广东呈现出来的现象显然不支持这种老套的推理。那么,广东,何以会力压北京、上海等高素质人口群聚的繁华都市,辉耀于书香(阅读)之巅呢?

 

佛山:公共场馆的服务

没有服务,图书馆就没有存在的必要。佛山市图书馆馆长屈义华开宗明义。

除了多样态推广和宣传,佛山以市图书馆为中心,镇街分馆为支点,各图书驿站为补充的服务实践可点可圈。如顺德对热值图书(借阅率高)的整合,让资源轮转,不同区域、诉求的阅读情趣都可以获得方便快捷的服务。

联手各单位、社团、公益组织的阅读联盟也是立足于图书馆网格。此外,他们还将触角延伸到了家庭,邻里图书馆就是杰作:甄选有藏书、热心邻里读书会的家庭,只要定期开放,公立图书馆网络都会无偿提供定期流转的图书资源。

爱读书的人积极性高,屈义华说。很多家庭在小区张贴印发通知,召集阅读和分享活动,影响非常好。

再有既是宣传车又是流动借书亭的移动(汽车)图书馆,以及24小时自助借阅网点和无人值守实体馆星罗棋布,家门口的图书馆身边的图书馆,在佛山尽人皆知。

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图书馆的?在禅城区少年儿童图书馆,记者问正在借书的女士。都知道啊。姓蔡的年轻妈妈说。她每周二都来借书,主要是绘本。以前每年要花2000多元,现在都不怎么买童书了,这里有看不完的书,真的很好。她说。更欣慰的是,现在还未上学的孩子已经习惯了读书,每天睡前都要她读书讲故事。

服务体系的建设,社会力量的介入是最重要的。这是屈馆长的经验之谈。正是各阶层、团体的广泛介入,佛山的公共场馆联盟已成为世俗生活的一部分。“8年时间,我们的读者办证率从2%增加到了18%馆长骄傲地说。

截至2017年,佛山市联合图书馆体系中各类型智能图书馆已达到176家,正逐步形成城乡十分钟文化圈

 

东莞:特色助力的阅读

东莞,一个普通工作日。紧邻市图书馆的“24小时图书馆主馆人满为患,两位青春少女拿着书正欲离开自助借阅机。常来吗?怎么想着到这里来了?记者问。

她家住这边,我过来玩,好像没想什么吧?走着走着就来了。刚考上大学的胡姓少女对着我和她的同伴说。常来的她们正等着大学开学,想看点自己喜欢的书

休息日人会更多。东莞图书馆副馆长蔡冰告诉记者。

早在2005年东莞就推出了24小时借阅服务,今天的无人值守24小时图书馆已经扩展为以市级图书馆为中心、32个镇街分馆遍布全市的骨干网架。作为图书借阅、流转的主力管道,仅主馆2017年就接待了120多万人次,借出图书90多万册。蔡馆长介绍。还有跨越区域的身份证借阅,主馆和分馆的通借通还。

通借通还、身份证策略在佛山也是常态,东莞的特色是24小时不打烊。午夜时分我们会对馆内人员做身份登记,每个馆都配有不留死角的全程监控。你可以在里面睡觉。要让人们爱上图书馆。蔡馆长说。

人们也确实爱上了图书馆。在塘厦镇分馆,高中二年级学生何美乐、欧蕾就很喜欢图书馆的敞亮和宽大的书桌,还有夏天的空调。周末都来,放假更是经常结伴过来。只有30分钟的路程。欧蕾坦言。在二三线城市,30分钟路程有些遥远,但她俩并不当事儿,做作业、读书都很惬意,累了还可以听音乐。这说的是分馆的细分空间:有黑胶唱片和高品质音响的音乐图书馆——在那里,听着音乐的记者几乎不想离开。

图书馆细分是东莞的又一特色建构,如以艺术和文化创意为服务主体的艺术图书馆,而在市图书馆,也有成人、少年儿童细分的漫画图书馆等。

关键不是什么样的形态,而是要使图书馆深入人心。李东来馆长说。这和佛山显然是共识,应该也是广东的共识。这一层面的努力还有数字文化进家庭——在家里的电视上看书,还有扫码读书:二维码招贴画遍布各图书馆(分馆)和报栏,以及偏远的村社,扫码即可阅读骨干网架每个季度推出的9本书——记者存储了《艺术的故事》二维码,正在北京无距离地阅读。

 

广州:阅读相伴的成长

从以市图书馆为中心的阅读生态转身,记者在广州看到了另外一种书香文化。

面积300平方米,多种模态组合的格致书屋藏身于广东实验中学(初中部)校园内,这座集图书、期刊,以及文体、文创精品和休闲阅读水吧为一体的书屋,是书生们的乐园,既可购书、阅读,又可小憩。

这样的校园书屋是由广东新华发行集团牵手校园共同打造的。由学校提供场地,设计规划、投资建设以及配置阅读资源,则由我们负责。集团小连锁项目部总经理刘振毅向记者介绍。

不限于广州,截至今年5月,以校园书屋、书亭及班级图书角等多种方式,集团已为全省各地中小学校建设校园书屋100多个,覆盖15个地区的50多个市县,服务师生100多万人。线下书店之外,广东新华集团运营的阅读平台悦叮网在全省1500万中小学生中也日渐热络。

有别于地方政府的宏观谋划,作为老牌的图书经销巨人,新华发行集团在微观领域已成为全民阅读活动的一支主力军。

学生在校园书店购买的书看完之后可以归还给学校图书馆,由书店与学校结账,这种互动给旧式由上而下的单向渠道带来了变革,促进了图书生态的良性生长。

立足校园书店,各种助益阅读的活动可以广泛铺开,比如集团开展的最喜欢的图书投票,投票人数就超过230万人。

下课了,学生们很快就充斥在书店的各个角落,有坐在沙发上看书的,有摊开作业本的,还有喝饮料的——嬉闹中并无高声喧哗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悦的笑。

孙佳君依旧在原座上安静地阅读,今天看着他读书的格致书店,在将来的日子里会和他一起成长,并且,在他离开学校的未来远行中,校园书店必定会一直留存在他的记忆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