室温为23℃的有书场所,会发生什么?(作者:余安琪)
1018 2020-05-15


 

微信图片_20200515160840.jpg



一、23℃的都市传说


“若室温维持在23℃,会见到意想不到的人”

 

城市僻静的小巷一隅,平时人迹罕至。没有居民楼,没有餐厅,只有一间精致小巧的书吧,遗世独立。

 

书吧采用的是无人经营模式。不设店员,只在门口装有条形码感应器,以防有人偷书离开。一块古色古香的招牌镌刻着“阅23℃”,掩映在繁花绿叶里,不禁让人联想到最近很火的一则都市传说。


据说,这座城市每年都在增加“不明人口”,在图书馆、休闲书吧和大大小小的书店,会有一些神秘身影在游弋,仿佛在寻找着什么。阳光和煦的下午,一只橘猫试图趴在书上打盹,却被书猛然夹住,吓得它窜上房梁,警惕地四下眺望。不知何时起,桌前坐了一人,正哗啦哗啦地翻着书。书店店员每晚在打烊前都检查过店铺,确定无人逗留才落闸。保安查看过监控录像,发现并没有人突破门禁,也没有财物失窃,只是发现有一些书摊开散落在地上,似乎有被翻阅的痕迹。

 

后来终于有人发现,“怪象”只出现在室温为23℃的有书场所,而事发当晚,恰恰店员忘了关空调。于是,一则奇妙的都市传说流传开来——室温维持在23℃的有书场所,会见到意想不到的人,但这些“神秘身影”并非人人可见。


 IMG_1036(20200429-011250).jpg




二、23℃神秘召唤式


“我只是渴望被阅读”


 

书吧很静。书架错落摆放,分隔出几块阅读空间。窗边的木桌上,一束雏菊散发着淡雅的清香,玻璃瓶边立着一张卡片和一个空调遥控器。卡片是用MIDORI的纸张印制的,一行娟秀的楷体字映入眼帘:欢迎光临“阅23℃”书吧,您专属的私人阅读空间。请挑选一本您喜爱的书,并把室温调到23℃。

 

然而,今天和往常一样,没什么人光顾,我躺在书架上百无聊赖,享受着窗外慵懒的阳光,打算出来伸伸懒腰。


其他的书灵也纷纷从书里钻出来了,有活蹦乱跳的小孩,有雍容华贵的妇人,有抽着烟斗的绅士,有青春曼妙的少女……在阳光下舒展身姿,活动筋骨,打发夏日时光。根据书灵铁律,任何书灵都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,直到遇见能真心相待并与之灵魂共振的读者,书灵方能获得超出半径五米的活动自由,与世间所有书籍畅谈。然而,实在是太久没有书灵获得自由了,铁律的真实性早已遭到怀疑。

 

丛书家族开始了日常嬉闹,抢先变出人形的上中册把没来得及变形的下册当排球弹来弹去,弹得下册眼冒金星,晕头转向;怪谈小说戴上百鬼夜行的面具玩变脸,将发出杠铃般笑声的绘本熊孩子吓得哇哇大哭。堂堂人类知识圣殿竟沦为喧闹的幼稚园,真让人无话可说。

 

我无法直视这样乱糟糟的场面,正准备钻回书里时,一本精装硬皮书在我头顶划出一道抛物线,砸中了平装软皮书。软皮书封面立马破了一个窟窿,他冲硬皮书大喊:“你干什么!这样更不会有读者愿意看我了!”

 

“我们本来就是没人看的书啊!”硬皮书毫不示弱,烫金字“百年孤独”在阳光下亮得刺眼。

 

这时门开了,一个女孩走了进来。书灵们全都呼啦啦钻回属于各自的书里,在书架上急急归位,静候“翻牌”。然而,女孩在自助蛋糕机点了块抹茶蛋糕后,就掏出手机不停自拍,甚至立好手机支架,端着蛋糕摆拍文艺写真。修了一小时图后,她终于心满意足地来到了书架前,纤纤玉指扫过一排书脊,最终抽出了我。我感到心花怒放,大气不敢出,她却把我的书页一张张卷了起来,用凤尾夹固定住,好似一朵花。

 

抹茶蛋糕碎屑粘在我身上,让我很不舒服。她一会儿端着我,一会儿把我立起来作为支撑点,半身重量压上来,面朝窗外故作沉思状。这样和那只蠢猫有区别吗?我在书灵们的惊呼声中幻化出人形,又缓缓变成一只腹部呈几何状纹样的庞然巨兽。女孩顿时吓得花容失色,连手机都没捡就跑了。然而我的内心其实十分失落。何时我才能遇见一名真正爱书的读者呢?

 

IMG_1049(20200429-011553).jpg



三、23℃的不期而遇

“书太寂寞,才催生出了书灵”


 

迷迷糊糊间,一双手把我捧了起来。我睁开了惺忪的睡眼——哦,又有人来了。我长着一张漂亮的封面,被“翻牌”是常有的事,只是从未遇见懂我之人。经过摆拍事件后,我不再期待遇见真正的读者,这次干脆继续午睡。

 

“一直延伸到遥远地平线的无边无际的草原,处处可见森林、河流,天空蔚蓝——眼前的一切让人根本无法相信这里竟然是地下……一条旧时的手划船般、装饰精美的巨大船只正在空中慢慢遨游……”

 

我吃了一惊,这是读者脑海里的声音!她在心中默念书中对地下世界雅戈泰的描述。我顿时睡意全消,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由于太过激动显出了人形。一阵微风拂过,她吃了一惊,愣愣地看着凭空出现的我。

 

“船只是雅戈泰的神明之船!隐喻生命的消逝……”我滔滔不绝地讲起来。

 

但她打断了我,声音透着害怕与疑惑:“刚才……你不在这里的吧。我进来时,明明书吧是没人的,我也没听见你走路的声音。”

 

“啊,这个嘛……”我挠挠头,正准备解释,她夺门而出。

 

尽管对人类世界一无所知,我却隐约感觉人类在四处谈论我们。偶尔,会有调皮的孩子用手穿过我,问:“其实你是全息投影的人工智能吧!”偶尔,会有传说中获得了自由的书灵到访,比如“钢琴家”。他一光临,书吧顿时变得拥挤,因为所有书灵都跑出来听他讲故事了。故事女主角Alice,是一位古典音乐爱好者。


遇见Alice那天,他正在弹《肖邦降B小调夜曲》。那时书吧正在播放流行音乐,普莱耶钢琴旁有人合着流行曲的旋律轻轻哼唱,并没有注意到他。然而,Alice循着琴声过来了,手里捧着《古典音乐史》,热泪盈眶。

 

“19世纪是音乐界百花齐放的时代,舒曼、李斯特、肖邦、柴可夫斯基等等,都是这个时代的名家。”她对我说,“我对这个时代的音乐家很感兴趣。”

 

“你是音乐生吗?为了完成音乐论文来查资料?”他问,指尖流淌着一串音符。

 

“啊,不是。我只是单纯地喜欢音乐,虽然我不会弹,也不懂乐理。”她如实回答,有点怕他失望。


他打心底感到赞叹:“这就更难得了!现在的人好像更喜欢那种音乐。”他指的是对话空间外的流行曲,“很抓耳,但新曲一出,地位就会被瞬间取代。”

 

“是这样。不过我认为,只要能带给听众感动和力量,音乐就有存在价值,不管是古典乐还是流行乐。”

 

“听你这么说,你喜欢古典乐不是因那是世界名曲,而是切切实实被感动了才喜欢,对吗?”他略作深思,“等等,让我猜猜你最喜欢哪一首。”他停顿片刻,敲下了一个音符,她感到灵魂深处忽然一颤。

 

《肖邦第一叙事曲》,钢琴曲界公认弹奏难度最高的一首。清澈的旋律饱含热烈的情感激荡与丰富的主题,无论何时聆听,内心都会沉静下来,赞叹不已。看到她沉醉的表情,他笑道:“我猜中了?”

 

“这首曲子曾经带给我巨大的勇气和力量。”她喃喃道,“两年前,亲人的离世对我打击很大。恰逢那年高考失利,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,无人可倾诉,丧失了生活的勇气。就在那时,我听到了这首曲子,旋律一响起,焦躁多时的心情就奇迹般平复了。我仿佛置身幽深海底,音乐像洒向大海的金色阳光,指引我浮出海面……复读后,我考上了理想的大学。我觉得肖邦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

“所以才想要了解19世纪的音乐家肖邦吗……”他颇为感动。“我好久没遇到能这样愉快交流的读者了,谢谢你。”他很满足,“我一直梦想着周游世界,同大英博物馆的古老书灵交流一番,这个梦想终于能实现了……”

 

他消失了,琴声却一直余音缭绕。她突然明白了那则都市传说是怎么回事:因为人们不再爱读书,书太寂寞,才催生出了书灵。而她,竟无意中救赎了一个书灵。可惜,这个世界还有无数寂寞的书灵,却没有无数个她……

 

于是Alice在网络上发了一个帖子,想让更多人知道关于23°C的故事。



微信图片_20200515161432.jpg



四、23℃不再是秘密


“适合书与读者灵魂交流的温度”


 

“钢琴家”踏上了新旅程,书吧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,落灰的书架上,倦意翩跹,直到那名女读者再次来访。

 

她在网络上搜索“23°C的都市传说”,看见了Alice的帖子,忽然明白了一切,于是她把我买下,带回了家。当她纤细的指尖轻轻翻阅我时,我的心砰砰乱跳。

 

《追逐繁星的孩子》讲述了一个女孩在雅戈泰的奇幻历险记。住在山间小镇的女孩明日菜邂逅了来自地下世界雅戈泰的男孩,可惜男孩已时日无多。后来,她跟随想要复活亡妻的老师前往雅戈泰,踏上了领悟别离之旅。这个故事很美,可始终笼罩在一股空旷寂寥的氛围中,只有在与人分享时,我才会感觉没那么孤独。

 

然而,孤独感驱散没多久,我又被束之高阁。一个月后,我才被重新翻阅,面对的却是一张心烦意乱的脸。

 

又是一个室温为23°C的夜晚,她试图沉浸到故事里,却没成功,我听不见她脑海里的声音。末了,她把书打翻在地,掩面抽泣。

 

我忍痛爬出书本,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

“工作难找。前一家公司效益不好,裁掉了我,如果下个月还找不到新工作,恐怕无法在这座城市生活下去了。”她自嘲道,“而我,居然没能预见这个危机,还有闲钱买书!”

 

她二话不说把我和其他书打包进纸箱,准备当废纸卖掉,书灵们急忙跑了出来,围在她身边哀求她不要抛弃他们。她愣愣地看着我们,奇迹般地没受到惊吓,而是抱着我哭了起来。眼泪滴在我身上那一刻,环境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:书房变成了辽阔的大草原,有几何状纹路的神兽在低头觅食;苍穹之上,一条古老精美的船在云端遨游,这里是——雅戈泰!

 

充满神秘色彩的古老村落,长满花草的远古巨神,漫天极光的夜空……书中的绝美意象,带着巨大的孤独与慰藉感汹涌袭来,震撼得让人无法言语。她感觉自己化身为明日菜,试图以浅薄的阅历感悟天地,却只能在一片悲伤怅然中感知自身的渺小。原来,在永恒壮丽的大自然面前,人类的痛苦是如此不值一提,自己又有什么理由自怨自艾呢?

 

一阵微风拂过,书房又恢复了原样。她如梦初醒,喃喃自语道:“其实,我也是追逐繁星的孩子。星星是个美好的意象,因为地下看不到星星,所以雅戈泰男孩憧憬着地上;因为想复活爱人,走进生死门的老师和明日菜看到了满天繁星。”

 

“那么,对你而言,‘繁星’意味着什么呢?”我问。

 

“‘繁星’……意味着能暂时逃离俗世,涤荡心灵的梦想。这个梦想刚刚实现了。”

 

突然间我发现,我竟然可以超脱半径五米的束缚,自由活动了!就在这时,一个想法在我心中诞生:如果繁星意味着梦想,那么,我的梦想就是看一眼真正的繁星吧。我向她挥手道别,朝最近的天文台奔去。

 


3T3A5139.jpg



渐渐地,23°C不再是个秘密。

网络上流传起人与书灵之间温馨故事的集锦。

 

渐渐地,人们爱上了到书店、图书馆和书吧阅读,不再为了摆拍而拿起书本,书灵因此不再孤独。我邂逅了更多因为被读者真心相待而获得自由的书灵,四处体验人间的色彩缤纷,它们给予了爱书之人不可言喻的力量,不管是过去、现在还是未来……



(作者:教图公司 余安琪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