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斯奋:生活是富矿,要“挖呀挖”挖出宝贝|书香节名家谈
1501 2023-08-21

8月21日,“广东作协与广东当代文学发展——《广东省作家协会志》三人谈”活动在南国书香节广交会琶洲展馆举行。文学创作一级、第四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刘斯奋,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林岗,花城出版社副社长邓如展开对谈。



今年5月23日,是广东省作家协会(以下简称“广东省作协”)成立70周年的纪念日,由广东省作协组织编纂、花城出版社出版的《广东省作家协会志(1953—2023)》正式发行。

这部专著约75万字,认真梳理广东省作家协会发展脉络,旨在抢救、挖掘、收集、留存广东文学重要资料,丰富广东当代作家研究和当代文学研究史料,是我国文学界编纂作协志的创新之举。



“作协组织是党和政府联系广大作家、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,是繁荣文学事业、组织文学工作的重要力量。”花城出版社副社长邓如介绍,广东省作协在这70年间所取得的成绩令人惊叹,涌现出欧阳山、秦牧、陈残云等文学名家和大量优秀作家,创作推出了一大批增强人民精神力量的优秀作品。8月7日,第十一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委员会所公布的提名作品共有十部,代表广东的葛亮《燕食记》和魏微《烟霞里》两部作品名列其中。

“葛亮在处理中国传统美德的细节时,已经完全摆脱了上世纪的眼光,换上了最近二三十年所形成的对传统所怀有的温情。”林岗表示,葛亮的方言写作十分出彩:“上世纪50年代,黄谷柳,欧阳山、陈残云在他们的作品当中,就沿着延安讲话所指引的道路,重新去探索如何在地方题材里头融合方言的色彩,我觉得《燕食记》接续上了这一传统。”

在刘斯奋看来,小说《烟霞里》的最大特点,则是保持了作者魏微原来的艺术风格。“魏微对生活的感知很敏锐、细致,尽管这部小说不是宏大的叙事,但就在这样平实的叙述过程中,读者同样能感受到广东改革开放以来的社会变化与人的律动。”他说。

“最近六七年,广东文坛呈现出一种趋势——沉淀。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岭南文化能够广纳八方贤才。包括这次提名的两位作家,都是后来到广东的,在经过一段时间后,再创作出跟从前不一样的作品。”在林岗看来,作家的心一定要沉淀下来,如果兴奋点永远被轰轰烈烈的东西所吸引,就很难迈出坚实的步伐。“近年来,广东文坛发展趋势非常好,一方面是广东省作协的扶持与资助,另一方面则是作家自己内心的发动。二者力量结合起来,便能开创出广东文学创作繁荣的面貌。”他说。



“新的生力军来到广东,对广东的文学创作一定会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。”刘斯奋介绍,茅盾文学奖评出前80部作品时,广东有10本入围,这在全国占据了1/8:“这个数据无疑显示了广东的实力,假以时日,广东文学一定会迎来更高的成就,更大的爆发。”

近日,广东省作协不遗余力地推动“十百千万工程”,即组织十名重点作家创作反映全省乡村振兴的精品力作,组织百名骨干作家开展乡村振兴主题文学采风活动,组织千名作家“挂镇驻村”深扎创作,组织“万名村支书讲好乡村振兴故事”活动。

林岗表示,“十百千万工程”对于广东文学而言意义非凡,“我们不能希望每一个写作者都能够写出惊世骇俗、传之不朽的杰作,但是更多的人写总是比很少的人写要好,跟踢足球一样,只有更多的人踢球,才会出名将。”



“作家不是培养出来的,但作为组织者、管理者,他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——营造有利于人才成长,鼓励创作的环境。”刘斯奋认为,组织者要营造一片“肥沃的土壤”。“至于哪一颗种子,能长成参天大树,那是种子自己的事情。广东省作协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,让作家能够潜心创作,这是很了不起的。”他说。

“这些年,许多人从全国四面八方来到广东参与建设,包括文化建设。这一轮新的移民,就广度和深度来说,超越了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,这是广东文化发展腾飞的先决条件。”刘斯奋则表示,这一时期的广东,创造出了无数动人的故事。“生活也是一座富矿。我们既有一帮才俊、精英作家,又面对着这么一个富矿,只要‘挖呀挖’,继续挖下去,一定会挖出宝贝来。”他说。

林岗认为,广东文学未来可期: “这不是一句虚话,这是发自我们内心的展望,这个展望是有事实根据的。”


【采写】南方+见习记者 戴雪晴 通讯员 何小流